| 法信首页 | 法信博客 | 法信论坛 | 法信邮件 | 法信商城 |
载入数据…
载入数据…
公 告
载入数据…
我的分类
载入数据…
最新日志
载入数据…
最新评论
载入数据…
最新留言
载入数据…
登 录
Blog信息
载入数据…
链 接


   又去爬山踏青-五峰山
又去爬山踏青-五峰山
   早就说好了要去踏青,去爬五峰山,千真万确,信誓旦旦。
   4月11日转口变成12日,无缘无故。你们觉得变卦是一件很有趣的游戏,就象搭积木,拆了,又垒起。我不生气,因为我做梦都听见寿宁寺的钟声响了;圣母线娘娘座下的涌泉喷出清爽的笑声(这个笑声让我想起qq空间模块上的漂亮女孩来,她是我女儿,她不能来真是遗憾)。
   早晨七点半的火车站,我早早来了。你们还没有全来,来了的也不认识,尽是些装模作样的男士。网上的墨香堂主是谁?巧夺天工又是谁?尽管下着细雨,尽管大家都蜷曲在几辆车里,尽管丛老师哆嗦在雨地里不断打手机,尽管玉兰姐走来走去,不时看看谁来了,谁还没有来——一空中的雨丝,一如麻绳拧结在她眉心。我心里一块石头却已经落了地,五峰山就在不远的原平大山里向我招手呢。那是东峰的漱玉泉吧?那是南峰的梵王宫吧?那该是北峰的水草庙了?
   阿弥托佛,车子总算启动了。我长舒一口气,不怕你们还想出尔反尔,明知是赴汤蹈火,也只能在所不辞。
一路上,大家开着有辱斯文的赤裸裸的玩笑。我不附和,我只是笑,我不算什么淑女,但淑女的腼腆总有她存在的理由。车过原平子干,太阳从云层里露出一张贫血的脸。荒凉的坡塬上,这里一簇,那里一片不断冒出粉团团的杏花林。嗅不到杏花醉人的芬芳,但我看得见哪棵杏树下应该有梁山伯和祝英台执手依依的倩影。

   五峰山呢?乐Fun体育仍是一个模糊的山的概念。

金沟村的小街宛如弯曲的羊肠;金沟村的民宅也古朴也描金也破破烂烂如同古董;金沟村外的箭竿杨布满谷底。假使是秋天,林立的白杨或许会将蕞尔小村装扮得金碧辉煌,名副其实。但五峰山的寿宁寺仍羞答答藏在金沟的后面的后面————层层叠叠的大山里。

   你们说五峰山远着哩,来时的路多长,还要走多长。

我点点头,相信你们不是在骗我。路再远,五峰山毕竟是越来越近了,就像我逐渐开始成熟的年龄。

一下子,几乎就是一下子,一尊大白塔亭亭玉立在遥远的山坡上。我不禁轻呼起来:好大的白塔呀!原来你们又在骗我!你们开怀地大笑。你们说那里面埋有大和尚的肉身。我吐吐舌头,但那白塔的诱惑怎能与坟茔等同呢?

   车子开得极快。寿宁寺的山门趺坐在108级台阶上;一座通红的佛壁背后是无水的沟涧;沟那面是如塔状的树木————苍柏滴翠,劲松锁雨;石头做的旗杆平地拔起,我仰起头看它的杆尖,觉得脖子倒弯成90度。
   走进寿宁寺,一种从未有过的氛围塞满它的空间。好像正面是佛殿,左面是佛殿,右面也是,还有右面的右面,左面的左面······高悬“清静庄严”匾额的是官厅,官厅里的莲台上正襟危坐着佛祖的金身,左有普贤,右有文殊,香烟如云,狻猊如兽;圣母殿的门额是“敕封圣母”,圣母端妙,童子恭顺,老龙王气象万千;还有通灵的药师,呲牙的力士,蹙额的菩萨,怒目的罗汉······佛殿之上一派狰狞和恐怖。我的心跳得厉害,好像蹦到了嗓子眼。一直尾随在人后。世俗之外,居然还栖居着这么一群姿态万千、入能入妙的神仙?他们清高而自洁,缄默而佛法无边,但对人间的烟火又格外垂青。

   在你们眼里,我仍然是个孩子吧?我的确涉世未深,不理解你们何苦要逢佛便拜,遇香即燃,匍匐在蒲团上,顶礼膜拜,默祷心声。展身而起时,你们满脸虔敬,满嘴偈颂,仿佛来时那些口无遮拦的凡夫俗子,拈花一笑,立地成佛了。显然,宗教的灵氛是无穷大的,容不得你有丝毫杂念和调侃。
   寿宁寺很雅,寿宁寺很玲珑,寿宁寺很像是座迷宫。“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我被一种空门禅悦的气息抑制着呼吸和神经,无法轻松起来。我想起古刹背后还有一座孤独的大白塔,你们说过要绕过白塔去爬山。我的心早已驾驭长风飞向逐渐放晴的苍山极顶。我眼巴巴看着你们,希望你们从至灵至正的佛境里挣脱出肉身。

   这里的主持是清如长老,长老对这群慕名来访的俗家弟子的虔诚仍心存疑虑,并没有拿出镇寺的铜浇铁铸木雕的唐代佛像让你们一一过目;并没有打开尘封高阁的玄烨手书“五峰化宇”的墨宝让你们大开眼界。只是泛泛地说,可以随处走,随便看,佛祖的灵光无处不在。然而,东侧的兜率宫紧锁着,并且有哮天犬唁唁而声,恫吓着世俗的聒噪和熙熙攘攘;然而,圣母娘娘座下的清泉也最终没有被我们一尝甘冽,所谓“地角枕流”只停留在寺前的简介里。我倒没什么,你们也不觉得受了冷落,披袈裟的住持与穿僧衣的方丈原本就是一回事,只是一种程式,一种礼遇的细微区别。

好容易,等到你们说要去看塔,要去爬山,我轻盈地燕子一样沿着羊肠曲径,挤出人群,跑向最前面。

   啊啊,这就是那尊很远很远就看见的大白塔吗?它应该是五峰山的标志吧?如果缺少了它的存在,这座大山就很普通,很一般了,这座大山的名字都容易被人混淆。有时候,自然的灵韵是十分具体的。但,我无法伸手够摸到白塔光滑细致的墙体,如此高大典雅的仿古建筑下面,是否果真藏有寿宁寺第九代住持崇厚长老的舍利子?那该有多么的沉重和艰难呀!

   绕过去,绕过任何人为的营造和崇拜,走,我们去乐Fun体育
   山是那么的好啊!是浓烈的调色板反扣上去的杰作。尽管没有大朵的红,大朵的绿,但山的本色已经涵纳了所有的石青和朱砂。在我的前面,是一个穿咖啡色皮夹克的大哥哥;在他的前面,是机警的野兔和狡黠的山狐狸;在狐兔的前面,是采薇而食的春秋的古人。他们攀岩越涧,如履平地,挥袖间一曲空灵的“高山流水”响彻四野。
   青筋裸露的岩峰在我眼睛的上方越拉越长;身旁的山坡上仅有些矮小的植被;亭亭如盖的苍松翠柏被我们抛在脚底;而你们热烈的交谈和笑声却远远凝固在白塔附近。回头俯视,你们就像种子一样撒落在缥缈的山路上,紧跟来的就那么六、七个人:我、胖丫、韩主任、智主席······还有旗手······我想大声向你们喊:登山啰······但转念又想,人各有志,怎能勉强?我终究没喊。

我发觉自己已经没有了,完全融进了山体的罅隙里,仿佛掉进洪荒纪年的始端。自己的肌肤也冷冷的,脉象细微。我在千奇百怪的山石间轻灵地寻觅自己前世的影子,寻觅我丢失已久的灵魂。
   阳光开始驱逐云翳,慷慨地泼向山体,恍惚间我觉得自己同样被镀了金身。而你们呢?你们越来越像水洗的泥巴,节节溃退了,最后完全消失在大白塔的阴影里。崇厚和尚一定禅坐在白塔下面笑你们呢,笑你们不思进取和萎缩不前。
   有人在我身后野野地长啸,空谷激荡,萦绕不散。是文联的智主席吗?是作画的任老师吗?他们是在喊山呢!他们在喊山的智慧,喊山的思索,喊山的性格和情绪。尽管大山缄默不语,但它们的语言通过与我们脚掌的摩擦,产生了共振,甚至在我的体内也充满了雄性气息。我的声音也粗犷了许多————从未有过的体验,我想我该长胡子了,像你们男人一样。路要走最险的路,山要爬最高的山,登高才可望远。来时的路已不再重要,包括脚下渐渐浓缩的白塔,包括那座始建于隋唐,彻底毁于文革,号称“五峰圣境”的寿宁寺,包括那个从明代五台山寿宁寺辗转赶来主持佛事的道显和尚决然不散的魂魄,包括那些遍布沟坎的苍松和怪石,包括那些嘉靖时期的碑碣,康熙爷的墨宝,都不重要了,都纷纷坠入五峰山的山壑里。
   哦,现在,我已经把许多粗壮挺拔、事业有成的男人踩在了脚底,我的鼻息贯穿着大山的浑厚脉象,我以女性特有的肢体语言轻轻告诉肃穆嵯峨的五峰山,一个小女人同样可以凌驾于1259米的海拔之上,与苍天接洽,与白云携手,并读懂大山怪诞硬朗的固体文字和层次。
   (这篇文章由于篇章大多,不能发全,希望大家见谅….qq空间日志网,F88体育的朋友把我的文字变成了网上的精典日志和精美图片,感谢他们)
haikanjz 发表于 2008-4-26 1:07:00    阅读全文 | 回复(1) | 引用通告 | 编辑
   朋友,支持你!
“心动,不如行动!”21天成功训练营—www.21days.cn/train的这句话,一直是我最爱挂在嘴上的,现在转送给你!也希望你每天都开心,实现自己的理想生活。
葒嗏(游客)发表评论于2008-4-30 2:59:00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 昵称:
    •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 主页:
    • 标题:
载入数据…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