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青春的十字架——张蓉运输毒品案纪实与反思

[日期:2007-06-27] 来源:人民法院报  作者:田浩 陈如霞 朱帅 [字体: ]


本文由[法信网]Law863.Com收集整理

被告人藏在小腿处的海洛因。
    明天是“6·26”国际禁毒日,这是一个让人备感沉重的日子。    

吸毒是诱人堕落并引发罪恶的起点。近代有诗曰:剜骨剃髓不用刀,请君夜吸相思膏。相思膏者,鸦片也。正所谓,毒瘾一来人似狼,卖儿卖女不认娘。

    她,花样年华,清秀亮丽,原本是可以拥有自己的幸福,并快乐度过一生的。然而,她却不幸错选了自己的人生路,因吸毒成瘾而越陷越深;这一次,为了些许“好”处,她贸然决定在怀有四个月身孕的时候铤而走险,更令人震惊的是,她竟然选择用身体夹带运毒……

青春的十字架

——张蓉运输毒品案纪实与反思

吸毒成瘾  悄然不觉临深渊

    张蓉,女,28岁,江苏常州人,中专文化,无业。她从18岁开始吸毒,成为“白色部落”的一员。吸毒,慢慢成为她的精神支柱,她深陷其中,不能自拔。1998年6月,她因吸毒成瘾被强制戒毒3个月,然而毒魔的身影一直在她身边徘徊,她没有反省自悟、改弦易辙,2000年8月因复吸被劳动教养三年,2005年8月因注射毒品被处罚款2000元。

    1998年冬天,张蓉从徐光文手上购买毒品时认识了徐。徐光文,男,37岁,新疆乌鲁木齐人,先当兵,后分配到某疗养院工作,1996年开始吸毒,1998年来到常州fun88.com,2000年起无正当职业,以贩毒为生,未领结婚证,和一个女人生有一子。张蓉在劳动教养解教后直到2005年初,重又开始吸毒,买毒品时再次遇到徐光文,又和他有了联系。

    从2005年4月开始,张蓉基本上每天都向徐光文买毒品吸食,每次都买200元钱的。6月底,徐光文对张蓉说:“云南的货价格便宜,纯度又高,你愿不愿意帮我从云南带点货回来?只要能安全带回,我会给你些好处。跟我出去,保证你一路上不会犯瘾。”后来,徐光文又几次提起到云南带货的事情,张蓉一直没有答应,表示考虑考虑再说。

    王晓慧,女,27岁,安徽庐江人,初中文化,无业。曾因卖淫被收容教养,从2003年夏天开始吸毒,一直从徐光文处拿海洛因吸食,后来和徐姘居近一年,多次想戒毒。2005年6月端午节前,王晓慧已戒了毒,在溧阳市一个招待所做迎宾。徐光文打来电话叫她去。于是,王晓慧回到常州,又开始与徐光文同居,吸上了海洛因。8月底的一天,王晓慧又要海洛因吸,徐光文说:“你跟我到云南去带点货回来卖吧,那边价格便宜,货色又好。你再这样吸我都供不起了!”王晓慧未置可否。

有孕在身  身体夹带运毒品

    2005年7月底8月初,张蓉在“毒”雾中很快散尽了所有的积蓄,并且毒瘾越来越大。对于一个吸毒者来说,断钱如断血,张蓉没钱时去向徐光文要货,徐也给。她心里过意不去,说自己怀孕了,愿意帮忙去带货,问什么时候去云南。徐光文答,去时会告诉你,不要多问。

    8月29日晚上11时,徐光文联系张蓉说:“我们后天乘火车去云南。”

    8月31日晨,张蓉应约来到旅馆与徐光文见面。徐还带了一女一男两个人,说是一起到云南去。女的就是王晓慧,她感到一直白抽徐的海洛因也不好意思,就答应帮忙带一次货。男的叫李路平,是徐光文的马仔,被徐派来监督两个女人,怕她们在去云南的路上出事。

    徐光文已买好从上海fun88.com,转车到昆明的火车票。临行之前,他给李路平700元钱,给张蓉、王晓慧每人100元钱、8小包海洛因和3个针筒。钱是让路上买吃的使用。徐光文还怕她俩在路上犯毒瘾,算好了她们每天吸食的数量,海洛因和针筒就是让她们在火车上注射用的。张蓉和王晓慧都吸毒,因静脉注射毒品而在手臂上留下很多针眼,徐光文担心她俩在路上被查出来牵连到自己,就自称要开车去云南,晚到12个小时,然而两天后他却从无锡飞到了昆明。

    9月2日下午1时,张蓉、王晓慧和李路平三人到达昆明,在一个小旅馆开房间住下。9月4日晚9时,徐光文到昆明后电话联系李路平,次日凌晨与张蓉、王晓慧会合。徐住在另一个旅馆,每天来一次送约70元钱的毒品给她们吸食,还给10元钱零花。徐说:“昆明的毒品贵,瑞丽那边便宜,等机票打折了再去。”9月6日下午,张蓉、王晓慧和李路平乘飞机到达瑞丽,徐光文为防不测乘了后一趟航班。

    9月底的一天上午,徐光文在住宿的旅馆被抓,经一番讯问后被放了出来。李路平是跟徐光文住在一起的,却没有出事。徐光文怀疑是李路平出卖了自己,暴打他一顿后赶走了他。

    徐光文起初想买“一整块”海洛因,跟一位缅甸女毒贩接触后发现涨价了。徐光文后来被捕时供称:“我和那个缅甸女毒贩特别熟,本来准备在她那里买货,这次不知为什么,却没有在她那儿拿到货,还被骗走2万多元钱。”

    后来,徐光文乘船偷渡到缅甸,回来时被当地的山兵(一种地方武装)抓住。山兵们认为徐和同船的新疆人是一伙的,都是去买毒品的,扣住搜查时发现徐身上只有手表等物品,没有毒品,就说徐是偷渡,要关10天水牢、罚款10万元。徐光文一看没办法,乘人不备把一只随身携带的蓝色钢笔吞进肚子里。山兵们因未从徐光文身上搜出犯罪证据,一看这情况怕闹出争端,就让徐掏80元钱了事。后来,徐光文设法从新疆人手上买到了毒品。考虑到如果在运回的路上出事,肚子里的钢笔还可以救自己,不会被关进去坐牢,徐光文就没有在云南进行治疗。

    10月15日晚上8点多钟,徐光文来到张蓉和王晓慧住的旅馆房间,从手上拎的黑色塑料袋中取出4包球状、5包长条状毒品。球状毒品是用黑色塑料纸包了两层,外面再用避孕套包了两层。长条状毒品是用蓝色胶带纸包了一层,外面再用避孕套包了一层。徐光文分给张蓉2包球状、3包长条状毒品,给王晓慧2包球状、2包长条状的,告诉她们只有几十克重。徐光文认为,把毒品直接藏进身体比较安全,容易取出,过安检时也易通过,徐让她俩先把毒品带到昆明,尔后再用同样的办法带回常州。徐还给她们940元钱,让尽快去买从瑞丽回昆明的机票。

    16日下午,张蓉把2块球状和1块稍短点的长条状毒品放进身体里,另2块长条状的毒品带在身上。王晓慧把4块毒品夹在内裤里,外穿紧身牛仔裤。晚上,两人一起乘飞机返回昆明,各自保管自己所带的毒品。在昆明,徐光文称,同去买毒品的一个朋友在瑞丽被抓,怕被供出来,况且自己右眼一直在跳,不吉利,先不着急飞回常州。

    在昆明fun88网址,时,张蓉带的一个毒品球破了,白色的粉末从包装里散出来。她和王晓慧都是吸毒的,知道那包装里的白色粉末是海洛因,而且纯度还挺高,就偷偷拿出一点。注射后,张蓉重新用避孕套包好毒品。

    19日上午,徐光文给了张蓉2000多元钱,让张蓉和王晓慧去买次日下午飞南京的机票,吩咐她们仍然把毒品放在身体里带回,并提醒她们安全第一,如有情况就扔掉毒品。徐光文说,自己先飞无锡,之后去南京接她们,实际上他买的也是飞南京的机票,只不过早了一趟航班而已。

    20日下午,张蓉在旅馆里将2块球状的和1块稍短的长条状毒品放在身体里,另2块长条状毒品则用橡皮筋绑在左腿裤管下面。王晓慧因怕疼就把所带毒品放进一个红蓝色行李箱夹层的最上层,办了托运。18时,张蓉、王晓慧坐飞机到达南京禄口机场。在那儿,公安干警正“恭候”着她们的到来。

同陷天网  命运迥异路同归

    2005年6月,公安侦查人员获悉,犯罪嫌疑人徐光文多次与张蓉、王晓慧预谋赴云南瑞丽购买海洛因回常州贩卖。8月31日,侦查人员发现张蓉、徐光文等人先后离开常州去云南。10月20日,当徐光文、张蓉、王晓慧先后从云南返回途径南京时,侦查人员神兵天降,将其一一抓获。在见证人的见证下,公安干警当场从王晓慧的行李箱中查获黑色的可疑包装物2包、白色的1包、绿色的1包,共重161.6克;从张蓉身体里查获黑色的可疑包装物2包、绿色的1包,从其腿上查获绿色的可疑包装物2包,共重161.8克;总重量323.4克。经鉴定,这些可疑物品均含有海洛因成分。

    侦查人员讯问徐光文:你为什么要让张蓉和王晓慧帮你到云南运货?答:常州的海洛因贵,又没有好货,就想去云南买,自己先留点吸,再卖掉一点。从云南那边运货回来很难,就想叫人一起去,帮忙运货。张蓉和王晓慧都吸毒,都做过我女朋友,她们自己愿意去。这批毒品专门做成一头大一头小的形状,便于妇女藏在身体里携带。当时张蓉怀孕了,运毒更安全些,她自己也说不害怕。

    2005年10月21日,医生在检查徐光文身体时发现,他偷渡缅甸时吞进肚里的钢笔已由竖向改为横在胃里。一般病人做手术只需注射半支麻醉剂,而徐光文由于长期吸食毒品,注射了四支仍不起作用,医生无法为其取出胃中的钢笔。10月24日,徐光文被取保候审。次年6月23日晚,他被一伙身份不明人员砍伤,经送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这个罪不容恕的贩毒者,多次操纵人员运毒,机关算尽,企图逍遥法外,终难逃与死神共舞的命运。

    2006年3月17日,王晓慧因犯运输毒品罪,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三万元。

    张蓉因怀有4个月的身孕,于2005年10月21日被监视居住,10月22日被取保候审。

    2006年6月24日,张蓉被刑事拘留,后被执行逮捕。11月9日,公诉机关指控张蓉犯运输毒品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12月5日,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张蓉的辩护人辩称,张蓉本身是吸毒者,其帮助徐光文运输毒品,不是以赢利为目的,主要还是以毒养毒,满足自己吸食的需要,其主观恶性较小,且系初犯,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希望对其从轻处罚。张蓉最后陈述说,希望法庭能给她一次机会,对她从轻处罚。

    法律是无情而又公正的。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张蓉明知海洛因是毒品而进行运输,且数量大,其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公诉机关起诉指控事实清楚,定性准确,应予采纳。张蓉与王晓慧是共同犯罪,对其运输毒品的数量应全额认定。张蓉在明知运输的是毒品海洛因的情况下而采用人体携带等方式,携带毒品从昆明返回常州,已构成运输毒品罪;其主观上是否为了赢利,不是本罪的必备要件,不影响定罪量刑,且张蓉帮徐光文运输毒品,徐曾承诺运回常州后,给她些好处,故辩护人所提“不以赢利为目的,系以毒养毒”的辩护理由不能成立。辩护人所提张蓉认罪态度较好的辩护理由成立,予以采纳,可以对被告人酌情从轻处罚。

    据此,法院依据法律规定,当庭宣判:被告人张蓉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二万元。

认清危害  热爱生命拒毒品

    2006年12月7日,碧空如洗,看守所里如往昔般宁静。张蓉穿着黄色背心,看了看刚签收的判决书,透过铁窗望了望远方,平静地说:“我不上诉,认罪服判。至于为何吸毒?每一个吸毒者都有自己的理由,但是毫不例外,都对当初的决定追悔莫及。”在张蓉的人生道路上,也曾有过梦想、有过欢乐,然而,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昔日不小心染上的恶习,竟要让她面对漫长的牢狱之灾。是吸毒断送了张蓉的前程,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轨迹!因此,探究本案的起因,吸毒成瘾堪称关键。

    吸毒“毒”在何处?一是摧残自己。吸毒后,人体机能会产生适应性改变,形成药物作用下新的平衡状态,一旦停用就会生理功能紊乱,非常痛苦,产生渴求用药的强烈欲望。此时,吸毒者唯一的生活目标,变成不顾一切地寻求、使用毒品,以至于终日离不开毒品,成为毒品的奴隶。长期吸毒会导致肝炎、性病、艾滋病、精神病等多种疾病发生,直接而严重地损害人体健康,甚至生命。

    二是毁灭家庭。一个人一旦吸毒成瘾,就会人格丧失、道德沦落,为购买毒品耗尽正当收入后,就会变卖家产、四处举债。正所谓,烟枪一杆,没有刀光剑影,打得妻离子散;锡纸一张,不见火光冲天,烧得家破人亡。

 n